济南山体毁绿种菜屡禁不止这几点原因让执法很

  原标题:济南山体毁绿种菜屡禁不止,这几点原因让执法很尴尬 因为靠近大型小区,历下、高新以及市中的多

  因为靠近大型小区,历下、高新以及市中的多座山体上毁绿种菜现象很是普遍。在山上种菜不容易,根治这种现象更不容易。种菜者多为老年人,退休后难以找到乐子,开地种菜为的是锻炼身体又能休闲,开地会花四五年时间,并不计较时间成本。山体绿化工作不到位,老百姓就会见缝插针,执法就像打游击,又需要打持久战。清理一次容易,但执法人员不能天天驻扎在山上。如果土地涉及产权问题,整治起来可能更难。

  “有时间,又无聊”是上山种菜的两个条件,无疑,满足这两个条件的就是退休后的老年人,年轻人这么忙不可能担着水上山种菜,这跟记者探访遇到的情况几乎一致。那么老年人为何这么钟情于种菜呢?

  荆山上的菜园有的种着小葱、韭菜等蔬菜,有的菜园里甚至还覆盖上了地膜,扎起“袖珍大棚”。这些菜地都是谁开的呢?居民刘女士称,这些菜地的开垦者大部分都是老头老太太,退休了在家没事,就在外面开块菜地当做锻炼身体。

  在蝎子山上也有一些菜地,它们被收拾得头头是道,垄沟修得很是整齐,菜园子还专门做了木门,看出园子主人很有生活经历,对菜园子也非常上心。菜园旁边都放着水桶,有些容量达到20斤,沿着这样陡峭的山路提水种菜,就不是简单的锻炼身体的问题了。

  在两天的探访中,记者碰到了蝎子山脚下的两位菜园主人。其中一位菜园主人花了四五年时间开出了四五十平米的菜地,菜地里种着小葱、豆角、菠菜等多种作物,菜地靠边的位置还放着遮阳网、水缸等种植工具。

  “我家就在菜地对面的楼上,退休了没事干就种种菜,种出来的菜都是自己吃。”这位菜园主人笑呵呵地说,菜地旁边的水管子从家里引过来,然后自己挑水上来。

  有熟悉情况的居民对记者表示,有的老年人种菜专门购买专用的肥料和工具,菜长成后可以直接带回家吃。“自己种的菜有成就感,吃起来特别香,而且不用农药,还是无公害蔬菜,吃着也放心。”

  种菜好处很多,退休后的老年人无事可做,如果山体都绿化起来了,开地空间没了,老百姓再去开山种菜的意愿和可能性也会小很多。但现实情况是,不少山体绿化工作做得并不到位,这让社区居民有了见缝插针的机会。

  以荆山为例,从山顶绕到荆山东坡,就能看到裸露的山体被七零八落地开垦成菜地,菜地大小、高低不一,形状各异,数量加起来有数百块,看上去像是一片梯田,不少菜地周围摆放着大量废弃的盆子、水桶,用以储存雨水。

  其他山体也存在着类似情况,阳光舜城中区四区蝎子山下有十多块菜地。与金龟山上的菜地不同,这些菜地都靠近山脚,只需要5分钟就能从山下走到菜地。

  一位在社区小广场上遛弯儿的居民告诉记者,“我觉得这也没什么,有些老年人上了年纪在家没事干,就来这里种种地打发打发时间。再说这里光秃秃的也没有绿化,种上地还能当绿化。”

  而在阳光舜城东侧的山脚下,记者还注意到,除了几棵胳膊粗细的树,这一地块是光秃秃的一大片,与山上郁郁葱葱的景色形成鲜明对照。地块虽然小,但是开了一块后面积又会逐渐变大,最后形成规模。

  4月16日上午,历下区有关部门集中清理了金龟山上的菜园子。当天记者探访此地后发现,这些菜园子很是隐蔽,每块面积都不大,但是从菜园位置来看,都是山体中间的平台地带,这些地带乔木较少,多是低矮的草丛,开荒种菜并不是难事。

  为何这些菜园子难以根除?执法难是职能部门对记者的回复。虽然历下区发改委、城管等部门联合清理了金龟山,提起对这类行为的整治方式,参与拆除行动的历下区发改委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执法队员不可能天天在山上看着,关键是连种菜的人都找不到。

  此外,对于山体内的违建、砍树等行为,济南有专门的法条去遵循,而对于单纯种菜的行为,则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执法部门在处理起来就比较棘手。城管执法队员告诉记者,他们也经常劝说辖区居民不要去山上种菜,有些劝说下还能解决问题。

  草山岭小区的一居民告诉记者,其实本村的村民种地早种够了,现在种菜的多是外来人口,先是三三两两的人上去种,慢慢地许多人“眼红”,就开始大面积开垦,既种菜也种粮。“之前居委会也管过,可是管不了,有些只是嘴上应着,可是人家依旧照常种。”居民说。

  “有些不自觉的居民,我们清理完后又栽上了。整治山体种菜行为,既像持久战,又像游击战。”执法队员表示,对于居民山体上种菜的现象,城管、林业等相关执法部门表示接到过不少市民的投诉,并且也处理过许多这样的案子,可是现实情况往往是昨天刚拆完不久,居民隔天就又栽上,居民跟执法队员打起了游击。

  执法队员称,种菜种地的以老年人居多,大部分都退休在家,种菜成了他们日常的一种生活方式,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地里的菜清理完了,居民又会重新再种上,我们不可能天天盯着这里,这让不少居民钻了空子。”

  另外,查处山体种菜还存在取证难的问题。“居民在山体上种菜,我们需要找到种地的人,通知其清理掉,如果我们直接将菜或地里的工具等处理掉,种菜的人还要投诉我们。”执法人员称。

  据记者了解,山体公园的产权归属也对解决种菜问题产生了阻力。以阳光舜城东侧为例,市中区舜耕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对记者透露,因为牵涉到辖区单位的原因,情况比较复杂,东侧山体暂时修复到社区小广场部分,上面的没有再修。

  与阳光舜城情况类似,荆山也因产权归属和历史等问题,一直没有进行山体公园建设。历下区荆山村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在荆山山顶有一处健身场地,以该场地西侧为界,高约2米的绿色围挡将整个山体分为两个部分,其中西面景色怡人,东面则被开发成一片梯田。

  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荆山的产权归村里所有,其实早在多年前荆山就要规划建设山体公园,但西侧被山东高速开发,因此整个荆山的山体公园就被搁置了下来。“有些居民见这里有片空地,就上山种菜。”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已经堵住了去往山坡种地的路。

  除了产权问题,对山体毁绿种菜的行为是否违法也很难定性。济南市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国土资源局对破坏山体进行大规模建设、无证采矿探矿的违法行为进行执法,但对“山体种菜”的行为无法认定为违法,也就没有相应的执法权。

  高新区管委会社会事业局工作人员称,现在市内有不少的山体归村里所有,山体出问题了,应该由村委会或居委会、所在街道办来解决。“拿毁林种菜来讲,林业部门只对‘毁林’有执法权,并没有权力处理荒地上的东西。”工作人员表示。

  因此,产权归属和执法难定性的问题为治理山体毁绿种菜行为增加了不小难度,需要相关产权方,也需要国土资源局、城管局、林业局、园林局等部门联合执法,打造真正属于济南的“一城山色”。

TAG标签: 尴尬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