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间游动…”女孩办公室遭性

  (原标题:“他的手开始在我大腿间游动”女孩办公室遭性骚扰,监控曝光!后面的事更没想到)

  在国人的眼中,性骚扰更多是闺房密谈,或是茶余饭后的“话题”,一般上不了台面,更上不了法庭。

  在温州,曾经发生两起很轰动的办公室性骚扰事件。一个赢了官司,一个没告倒老板。

  事后,两名女孩都选择离开了温州,销声匿迹。虽然她们是受害者,却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2003年,小谢25岁。她是温州一家调查事务所的普通女职员。当年5月16日傍晚6点左右,同事们已经下班了,她一个人在加班。

  按照后来法院判决书的描述,“负责人金某趁其他同事下班之际,强行抚摸她隐私部位,她奋力反抗才得以脱身。”

  事情并没有这样结束。同年5月29日,未能得手的金某以办事效率低为由,辞退了她。6月17日,金某打电话用下流话骚扰她;随后两天内,又连续10余次给她打骚扰电话。

  小谢是东北人,来自农村,吃过不少苦。“她是那种性格刚烈、宁折不弯的人。”刘曙勤说,小谢并没有选择屈服,而是到当地报社投诉。

  小谢当着记者的面,用报社的办公室电话打给金某,电话有录音功能。在对话中,金某说了类似“摸了有感觉”的话,通话内容明显承认了性骚扰的事实。

  7月2日,小谢向鹿城法院提交诉状,认为金某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工作,使其身心遭到极大伤害。刘曙勤是原告代理律师之一。

  由于一个是普通职员,一个是老板,诉讼双方的地位是不对等的。小谢天然处于弱势。

  法庭上,金某的代理人说事实上是小谢不专心工作被辞退,“还提供了数位证人证言,证明5月16日小谢受骚扰时金某根本不在场。”

  同年11月,鹿城法院一审判决金某对小谢的侵扰事实成立,须当面道歉,并赔偿5000元。这是浙江首例性骚扰胜诉案件,也是全国首例性骚扰获得精神损害赔偿的案件。

  但小谢没有去领这笔赔偿金,而是消失了。“联系号码都废弃了。”刘曙勤说,小谢突然人间蒸发,赔偿金沉睡了十几年。

  直到去年,刘曙勤突然接到小谢的电话,说自己人在上海,说想领那笔赔偿金。“看得出来,她的经济不宽裕,不然不会现在想到那笔钱。”

  小谢没有来温州,刘曙勤替她代办了。“她不愿意再提这事。”刘曙勤能感觉到,小谢虽然胜诉了,但心里留下了阴影。“有时我在想,如果再遇到类似问题,她还愿不愿意打官司,很难说。”

  那是8年前的一个下午了。我约小吴在一个咖啡厅里见面,采访她。小吴怯生生地来了,男友陪着。整个下午小吴一直在抹眼泪。

  26岁的小吴在温州市区的一家新能源科技公司上班。2010年3月28日晚,她在网上用中英文双语发布题为“救救这个被老板长期蹂躏的打工妹”的帖子,称自己遭遇老板张某的长期性骚扰直至性侵犯,并贴出大量图片。

TAG标签: 揭发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